闪婚厚爱之误嫁天价老公

第1章:闪婚

一秒记住♂ ,更新快,,免费读!

第1章:闪婚

“简然,这是我的**,密码是131224。家里需要添置什么,你看着办就好。”

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,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**时所说的话。

说实在的,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。

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,其它关于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,就连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。

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,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领证结了婚。

十天前,在闺蜜凌飞语的热心帮助下,简然第n次踏上相亲道路时,遇到了这个名叫秦越的男人。

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,毕竟三年前被人设计陷害后,她就没有资格挑剔,只有别人挑剔她了。

正因为她不能再挑剔别人了,因此相亲当日,她早到了十五分钟。

自身条件上占不了优势,就只能在其它方面表现得好一些,希望能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。

如果能遇到合适的男人就把自己嫁出去,也能让父母安心。

和她相亲的男人来得则是一分不早,一分不晚。

男人西装革履着装非常正式,让人觉得他非常重视这次的相亲,给简然最直观的第一感觉很不错。,

他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平常:“简小姐,你好!我是秦越。”

很平常的一句话,只因为他的声音非常富有磁性,让简然觉得异常好听,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又加了一分。

两个人简单平常的交流后,礼貌地留下了电话号码,便各自离开。

相亲的次数多了,简然也没把这次相亲当一回事儿。

她以为,这次相亲也会和以前许多次一样不了了之,不料却在两天后接到了秦越的电话。

他的声音仍是客气礼貌:“简小姐,你晚上有没有空?”

那晚,秦越约她到一家川菜馆吃饭。

简然不太喜欢相亲这样尴尬的场合,席间话非常少,一餐饭下来显得有些拘谨,也没怎么吃饱。

原想找个理由先离开,踌躇中,秦越率先说话了:“简小姐,我下个礼拜三有空,在那天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如何?”

继续阅读下一章

http://www.it09.net/?action=read&page=2&book=%E9%97%AA%E5%A9%9A%E5%8E%9A%E7%88%B1%E4%B9%8B%E8%AF%AF%E5%AB%81%E5%A4%A9%E4%BB%B7%E8%80%81%E5%85%AC.html

赔碗

赔碗

傍晚时分,老刘面馆开始热闹起来,食客们纷纷来吃晚饭了。

黄伯是老食客,也是老刘的老朋友,他一指门外,说:“嗨,那个孩子到现在还没卖完梨子哩。”

大伙往外一看,只见路牙子边停着一辆三轮车,车上坐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,瘦瘦黑黑的,一脸青涩,他并不吆喝叫卖,只是静静地守着车上的梨子,低头看书。他的梨子不错,黄里透红,看样子是自家种的。尽管如此,从中午卖到现在,他车里还剩下一小堆梨子。

天色渐渐暗了,男孩收摊了,估计还得赶一截子路才能到家。他看了看小面馆,好像在下决心。终于,男孩把三轮车小心地推到面馆门口,手上拿着书推门进来,怯怯地对老刘说:“老板,请给我下一碗肉丝面。”

男孩的神情表明,一碗肉丝面对他来说已是笔大开支了。老刘忙客气地说:“你先坐着,面马上就好。”

男孩边等面边看书,不大会儿,老刘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。男孩咽了咽口水,伸出双手端过碗。谁知这时意外发生了,不知咋的,男孩手一滑,碗没端稳,“哗啦”一声,碗掉在地上打碎了,面泼了一地。

大伙冷不丁被吓了一跳,男孩更是面如土色。

黄伯看着不忍,高声说:“老刘,一碗面要抵人家孩子卖两三斤梨子哩,可怜一口面汤还没进嘴,全泼没了。人家孩子也不是有意的,这碗就不要他赔了吧?”

男孩没吱声,可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色,众人也一脸期待地看着老刘。谁知老刘却把脸一板,一边过来收拾,一边硬邦邦地说:“老黄,话可不是这么说的,我这碗也不是地里长田里收的,也是拿钱买的是不是?”

黄伯被他一呛,有点下不来台,撇撇嘴嚷道:“哟哟哟,老刘,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啊,你平时不是蛮大方的吗?今儿个怎么了?”

这时,有人愤愤不平,说道:“老刘,这碗,记在我账上,我给钱。”另外一个人叫道:“老刘,再下一碗肉丝面给这孩子,我来付钱。”

众人一片叫好,男孩还是不吱声,脸通红。

谁承想,老刘依旧摇摇头,说:“你们愿意帮他我倒是不反对,可只怕人家不领你们的情,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男子汉,就这么在乎一个碗、一碗面吗?”

老刘这一说,男孩坐不住了,脸涨得更红,声音像蚊子哼一样:“我赔、我赔……”说着,男孩就翻口袋,抓出一把零钱来,显然是今天卖梨子的钱。老刘一把按住他的手,说:“我要你钱干吗?你瞧,我一家子正好爱吃梨子,你把车上剩下的梨子全卖给我,多退少补,不就行了?”

男孩一听眼睛就亮了,敏捷地站起身,不大一会儿,就把车上所有梨子装在塑料袋里,挂在秤上拎进来了,一杆小秤翘得高高的。他大声说:“六斤四两,就算六斤好了,一斤两块半,一共十五块钱。”

老刘点头说:“扣除打碎的碗,再下一碗肉丝面,我找你三块二,给。”

黄伯斜着眼说:“老刘,你这算盘打得贼精,一只碗的钱也不忘记算上?”

老刘笑笑,没说什么,转身去厨房下面。男孩高高兴兴地接过第二碗肉丝面,吃了起来。

吃完面,男孩蹬着三轮车走了,可是才过一会儿,他又急急忙忙地回来了:他忘了拿书。

当男孩匆匆走到面馆门口时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他听到了面馆里传来一阵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,那是大伙在吃梨子。然后有人开口了,是黄伯的声音:“我说老刘,你先前跟人家孩子斤斤计较得像个守财奴,现在却大方地请我们吃梨子,你这是算的哪门子账?实话跟你说,先前看你那么抠,我都在心里发过誓了,我交错朋友了,以后再也不来你这儿吃面了。”

众人也是一片质疑声,说:“是啊是啊,我们刚才也说以后不来你这儿吃了,你得跟我们说清楚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接着,就响起老刘爽朗的笑声,只听他说:“老黄,各位,你们可不能不来,我就指望你们这些老主顾哩。这事吧,我是这么想的,那个男孩也不小了,所以他得学会担当,学会面对困难,而不是习惯于接受同情和帮助。再说,他那些梨子今天卖不出去,明天就没卖相了,所以……现在你们懂了吧?”

众人一起快活地笑了起来。男孩没笑,只是久久地站着,夕阳的余晖照在身上,他心里烫烫的。

(来源:共产党员网)